罗溯

《捡拾幸福》

这周的周记老师给了命题:捡拾幸福。没有好的体裁不说,光是这开头和结尾,我能想到的就俗得不得了,更别提落笔成文了。

夜间,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回顾这十几年来经历的破事儿,但是却没有一件幸福的事能满足“捡拾”二字——我认为,能被捡拾的幸福,一定是以前不曾察觉的、静悄悄地发生的幸福,它平淡,它无声,但它最能打动一个人,或者说一个看客的心。

思绪百转千回间,一丝风带着秋天的寒凉、顺着微微掀起的窗帘钻入我的颈间,惹得我一个激灵,心绪却抑制不住地被回忆牵去了远方——是了,那也是这么一个寒风瑟瑟的夜晚。

冬天的夜晚来得早,无边无际的黑幕把天空罩得严严实实,只有周围楼房里坠着星星点点的灯光,让人勉强能看清自己的五指。凛冽的冬风卷着几片枯败的落叶招摇过市,也时不时化作利刃,割得我脸颊生疼。纵使天气恶劣如此,也挡不住一个初来乍到的孩子的好奇心。我把手伸进母亲的棉服口袋里,和母亲十指相扣,两个依偎的身影驱散了一点点寒意。

我头一回来夜市,看什么都新鲜,一会儿瞧瞧这边的面包,一会儿看看那边的炸串,脑袋随着美食转动,什么都想吃,什么都想要,自十岁以来,这样的姿态也是头一回。

母亲跟在我身后慢慢踱步,饱经风霜的脸上堆满了笑意,一双温柔笑眼牢牢地聚焦在我身上,像是在凝望一件珍贵无比的宝贝。

拖着疲惫的身子和一大包甜点,我和妈妈准备回家。

行至出租房无远处,我看见我们的出租屋半掩门扉,满室的暖意溜出房门,和寒风纠缠着融为一体,檐上冰棱垂泪,破碎在水泥台阶上,静谧中,啪嗒声清晰可闻。昏黄的灯光下,蹲着一个佝偻瘦小的身影——我的父亲,他在等我们娘俩回家……

彼时年少,不知相伴相候的情深。

拥有的幸福多了,就不会再把小幸福当幸福看待了,放眼如今,我未曾细细体味过的幸福,现在也只能沉淀在回忆里,被更多的大幸福淹没,落上灰,等着我、盼着我去回顾了。